kaiyun

袁隆平爷爷和鲁迅先生用一生谱写“忠于自己”。你害怕做自己吗?

“当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这是德国哲学家、语言学家、文化评论家、诗人、作曲家、思想家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的名言。

而古往今来的“成功者”,在知道自己的目标之余,在实现自己目标的路上还是坚定的,甚至是偏执的、疯狂的。

袁隆平爷爷于2021年5月22日逝世,终其一生都奉献给了事业,造福着人类。从事杂交水稻研究超半个世纪。

“他是一位真正的耕耘者。当他还是一个乡村教师的时候,已经具有颠覆世界权威的胆识。当他名满天下的时候,却仍然只是专注于田畴。淡泊名利,一介农夫,播撒智慧,收获富足。他毕生的梦想,就是让所有人远离饥饿。”

袁隆平爷爷是我国研究与发展杂交水稻的开创者,也是世界上第一个成功利用水稻杂种优势的科学家,闻名世界的“杂交水稻之父”。

作为推陈出新、锐意进取、革除弊病的先锋者,袁隆平爷爷一生浸润田园不离不弃,带着崇高的理想,坚定偏执地耕耘着,为自己创下了惊动世界的成绩,为农耕文明开辟了新的神话。

他是人民心中的伟大英雄!居安思危,未雨绸缪,忧国忧民!向袁爷爷致以最高敬意!

在历史的长河里,忠于内心的信念,固执发声的伟人多不胜数,他们注定承担着与众不同的“代价”。

他们一意孤行,也许受尽质疑,也许承担骂名,但终在自己无敌、无畏的坚持下,让时间体现了从古到今的影响。

但由于鲁迅先生在那乱世之下的文学作品多为开辟新思、别出心裁,连批判也是不同于一般的思想评论,他敢于把批判锋芒始终对准人。

他还有对封建礼教、旧传统的批判,对政府的法西斯专政的抗议,对当时党派内的“左倾”路线的反击,无不挑战着时代的包容。

“叛经离道、胆大妄为”的鲁迅先生却坚定的一路频频开辟先河。孰是孰非却自在人心。

现代思想启蒙家胡适如此评价鲁迅先生:“鲁迅是个自由主义者,绝不会为外力所屈服,鲁迅是我们的人。”

北京大学前任校长,现代教育家——蒋梦麟如此说道:“我所知道他的早年作品,如《狂人日记》《阿Q正传》都只为了好玩,舞文弄墨,对旧礼教和社会现状挖苦讽刺一番,以逞一己之快。”

可见,一个坚持做自己的人,自有“不讨喜”的代价所要承受。伟人亦如此,凡夫何求脱俗?

白岩松曾说过:“外在所有的声音,如果能够影响你,是因为你内心没有自己的主见。因此,就是要学会跟不同的声音共存。”

他还说:“活成自己,并不容易,如果你想按别人的期待去活着,你就活不好自己的一生。”

我们在人世中,试图忠于内心去对抗某些不认可的所谓规矩时,充满冲击,布满荆棘。

职场上,饭局的烟酒文化根深蒂固,不抽烟的也要学会递烟、点烟,不会喝酒也要给足领导面子主动敬酒、陪聊尬笑。作为职场后辈,常要承受前辈的“拜托“,去做本不该自己负责的工作,甚至默默加班加点到深夜。面对父母,要照顾他们的感受,做他们理想的孩子,做着他们认为有前途的工作,过着他们觉得正确的生活。面对爱的人,也自有一套为人夫或妻、为父为母的标准,要以家为先,以家为主。现代年轻人都不愿过早结婚,也是有因尝试过“自由”、“自我”的甜头,所以面对“家庭的职责”步步后退。

在选择上,优先忠于“做自己”是现代人们、特别是年轻人们更首选的。幸运的是,在这个时代,鼓励“做自己”的声音也越来越多。

蔡康永老师就说:“只有你自己能够想象,你要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所以如果你想象的生活当中,你跟家人已经没有关系了,那你就去这样生活,这个可以帮助你更容易地活下去,活得更好一点就够了。”

谈起“做自己”,在心理学上,有个密切相关的概念叫:自我分化。分化水平的高低直接影响着一个人的人生价值和意义。

自我分化是由家庭治疗的代表人物鲍恩提出的,其主旨是:理智和情感在心理上的分离以及将“自我”独立于他人之外。

依照鲍恩(Bowen)的家庭系统理论,可以从“内心分化层面”与“人际关系分化层面”来界定自我分化。

1.在内心层面上,自我分化是指——个体将理智与情感区分开来的能力,即在某个特定的时刻——个体是受理智还是受情绪支配的能力。比如30多岁了,恋爱虽也谈过几段,但都无法走到婚姻。

于是在家长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之下、在身边同龄朋友都步入婚姻的影响下,你同意了相亲,并迅速走入婚姻,这样情况的选择和决定便是受情绪冲动的支配。

2.在人际关系层面上,自我分化是指——个体在与人交往时,能同时体验到亲密感与独立性的能力。自我分化包括两个过程:一是把“自我”从他人那里分化出来,另一个是分辨理智过程和感受过程。

01.自我分化良好的个体:在与人相处时能够维持独立自主与情感连结的平衡。与人相处时能够保持一个清晰的界限,能够处理好“我”的位置,面对压力时还能够坚持自己的观点,不去迎合他人的期望和要求。

因此,这样的个体在与人相处时能保持灵活的距离的模式,他们能分化情绪和理智,也能坚持自己不被别人的感受影响和控制。

你说:“是挺好的,收入较好、工作性质稳定,但我不喜欢那种太过稳定模式的工作,我喜欢更有挑战的工种,我想选择做自己想做的工作。”

02. 而自我分化水平较低的个体:其行为只能依据情绪反应,容易依赖他人,容易产生融合状态,在处理问题时极容易受外界的影响,缺乏来自自身理性的判断。

尤其当面临压力时,自我分化程度低的人可能会采取两种极端的适应模式:一是回避他人,以避免因害怕失去自主性而产生的焦虑感;另一种是通过亲近、依赖他人,来减轻自己的心理压力。

往往这一类人很难做出忠于自己的决定,或者无法坚持自己的看法和决定。常常受情绪或情感所裹挟,还误把其当作自己思考的结果。(拥有高共情能力的人常陷入这种情况)

同样的场景,父母坚持要求你选择“公考”,别人问你怎么看待,你说:“父母希望我有稳定的将来,编制内的工作更有保障,这样的选择能让他们更放心。”

可见,自我分化水平较低的人,无法清晰界定“我的感受”、“我的思考”,活在别人的安排和看法下。

这样的人自是没有灵气的,生活的曲线也没有起伏,生是生,“活”着也不过为了延续“生”。严格来说,这样其实算不上忠于生命。

这一类人拥有更健康、弹性的亲密关系,他们的自尊水平更高,他们更能保全自己,更懂得如何过好自己的人生,进一步不成为身边人的麻烦或拖累。

两者都抑制了独立性的发展,使得在这两种教育下成长的人都失去自我感受和自我思考的能力。

前者的过度赞赏、包容让其变得依赖与懒于思考,后者的过度打压、限制使其自我怀疑和自我价值低下。

于是我们必须学会辨识理智和情感,在家庭中更要建立“边界”,敢于坚持做自己!

如蔡康永老师所说:“你的家人曾经付出心力照顾过你,那是他们的选择,如果愿意回报他们,我相信你的家人会感觉到温暖。但只有你自己能够想象,你要的生活是什么样子。”

蔡康永建议:“不要假设人际关系当中有必然的事情,就是你做爸爸的一定要这样子,你做弟弟的一定要那样子。发挥你的想象力,想象你的人生,而不是一再的频频回首,去回顾那个曾经你觉得亏欠过你的家庭。”

不纠缠过去,不假想未来,忠于自己,从此时此刻开始亦未迟。过你想过的生活,这样的人世才不会是白来一趟。

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陈道明说:“孤芳自赏已经成为一种难能可贵的品格,因为要孤芳自赏,你就必须坚守自己的个性和原则。至少,它还是一种对自己负责的人生态度。

在“做自己”的路上,我们可能会像鲁迅先生一样遭受不同的声音,但从来受限于别人的看法的人生都不会是理想的人生。

忠于自己,也尊重伴侣、尊重父母、尊重孩子的意愿。只有先保障自己内心的力量没被限制和摧毁,才能创造出更坚固的壁垒护住自己和爱的人相伴的此生的质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