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yun

波恩不应该只有消沉的旋律

日在德国波恩举行。在此之前,有的小组会议已提前酝酿。提起波恩,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两件事。这是音乐天才贝多芬的家乡。那跳跃的音符和天籁之音拨动着我们的心弦。波恩月的天空又是那么瓦蓝透彻,直到晚上十点,落日仍在撒播着余辉。当天气炎热时,一阵暴雨夹裹着冰雹不期而至。清凉的夜晚,催起人们的余兴到深夜方尽。

如果气候变化谈判有长足进展和满足期望,又在这气候宜人的名胜之地举办,该是件多么惬意的事情。但事与愿违,艰苦冗长的谈判使人厌倦。在这次大会的入口处张贴的醒目图形告知,在去年坎昆的第1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大会上,除了政府代表团以外,非政府组织和政府间组织(如世界银行,国际能源署等)提名11,297人参会,实际申请人数减少了45%以上,只有6,758人,实际参会4,911人,有1,847人未到。与哥本哈根第15届大会的人山人海相比,落差太大。本次波恩预备会与往年比较,也感觉到冷清不少。各国媒体总共也只有50多人,估计第二周人气会上升一些。

我们仍然要设定目标,锲而不舍的努力。波恩会议是今年年底在南非德班的第17届缔约方大会的晴雨表,波恩进(有进展)则德班兴(有成果)。我们对波恩会议的期盼是什么呢?

最近的一系列报告揭示,2010年全球的温室气体排放(GHG),包括CO2,已达到历史记录新高,预测今后排放增长的趋势仍然迅猛。因此在本世纪中期(2050年),要达到将温升控制在2°C以下的可能性正在减少,而达到4°C的可能性正在增加。在此时刻,我们的目标要明确,紧紧把握主攻方向,防止有人要求发展中国家承担与其义务不符的责任。如果谈判能凝聚共识,加倍努力,决心坚定,措施得力,效果倍增的话,目标还是有可能达到的。

首先,发达国家按照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IPCC)的报告要求,2020年的碳减排要在1990年的水平上减少25-40%。现在各个发达国家所做的承诺离25%的下限还相差很远,甚至比京都议定书的目标还低。坚持京都议定书和长期合作行动双轨制,坚持京都议定书的第二承诺期和无隙连接。美国承诺的减排目标,必须能与京都议定书的附件1国家的政治承诺相比较。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主要的发展中国家,认真贯彻实施NAMAs(国家适当的减缓行动),努力完成相应的减排目标。这种减排的努力要与国际上通行的衡量方法相一致(例如情景照常BAU标准的取定)。发展中国家在实施NAMAs的时候,要列出发达国家需要提供的资金支持量。各个国家代表团要讨论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峰值及其在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下,合理的减排责任分担。政府要鼓励和支持公众和社会团体,努力推动比政府承诺更高的目标。

把减缓和适应放在同等重要的地位。去冬今春世界许多地方遭遇几十年不遇的大风雪肆虐。今年中国北方地区的春旱,接着长江中下游地区的入夏旱灾和洪水汛期的急切转换,法国111年最炎热的初夏,美国中部平原地区龙卷风夺去500多人丧生,非洲北部中部地区水资源短缺引起的粮食危机,吞噬了许多人的生命。人类正面临着重新适应温度上升的环境条件的急剧变化。

加强适应委员会的建设,提高其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下的作用和影响。认真研究气候变化造成的危害和损失,促进国家适应气候变化计划的协调和指导,建立综合的涵盖面广的方案,充分考虑到贫困人口、基层单位和生态系统在适应计划中的位置。适应计划所需投入高、研究和实施周期长、以及涉及面复杂的特点,更需要国际资金的支持,尤其是应对能力低的脆弱国家更是迫切。

我们仍然强调各国,尤其是发达国家,所作出的政治承诺中,必须要很好地区分土地利用和土地利用变化及林地(LULUCF)所占的比例。LULUCF假设的条件、计算因素和方法都会产生很大的误差,对减排和碳汇产生不利的影响。碳中和的方法和碳拍卖也要密切关注。在生物质能的利用方面,要注意排放计算导致的漏洞。要综合考虑生物质能和生物燃料对生态系统变化、粮食供应安全、能源投入及土地利用变化所产生的不利影响。

坎昆决议中,肯定了许多方面的进展,应在波恩会议继续扩大成果。例如在减少毁林和林地质量下降的排放、以及增加林业的固碳能力(REDD+)方面,要有适当的、可预见的和可持续的融资渠道。科学和技术顾问委员会对参照值、测量值、碳量的MRV以及保护的信息系统进行指导。

资金支持和新来源一直是气候变化谈判的焦点问题之一。至今100亿的快速启动资金依然是画饼充饥。在长期合作行动(LCA)中应说明公共资金的来源,并研究基金的数量和其定义,从而在德班会议上有时间做进一步深化的工作,明确发达国家的资金贡献额度及其长久的公共资金的新来源。

波恩会议的两个星期要完成上面所述的几个重点问题是很有挑战性的。如果按以往会议的进程模式和“马拉松”式的谈判手段将很难完成上述任务。加之在技术转让的问题上仍存在着许多组织架构上的难点,保持可信、透明、高效的组织运行模式,也需要花费很多精力。

在两周的时间安排上,第一周是重头戏,主要议题大都在第一周进行。如果进展滞后,其顺延的结果将第二周其他议题挤占的话,在坎昆会议上已有推进的领域上也只好原地踏步。

波恩会议的6月6日第一天有两个主要会议,一个是科学和技术顾问的附属委员会,另一个是实施附属委员会。由于种种原因,一些议程的内容仍未完全确定,今天的会议延后。在波恩会议与德班会议之间的九月份,增开两周的预备会,但缺乏资金支持,正四处“找米下锅”。时间正在飞速流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